首页 > 文化 > 正文

《明清戏曲序跋纂笺》:为新时代戏曲文献整理研究提供了一种经典范式

2022年4月19日   来源:时代播报

 

 

 

作为序跋文体的一种类别,中国古代戏曲序跋蕴含着丰富的理论资源,对古代戏曲文献、戏曲史、戏曲学、文艺学等领域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。《明清戏曲序跋纂笺》(下称《纂笺》)是明清戏曲序跋文献整理与研究的集大成之作,不仅超越了蔡毅《中国古典戏曲序跋汇编》、吴毓华《中国古代戏曲序跋集》等同类研究成果,也为新时代戏曲文献整理研究提供了一种经典范式。

 

《纂笺》对明清戏曲序跋文献的收罗最为宏富完备。其序跋文献的辑录对象为广义的序跋,即附置于戏曲文献正文前后的序跋类资料,既包括戏曲文献之序(或称叙、序言、弁言)、引(或称小引、引论、引语、引言)、题词(或称题辞、题诗)、跋(或称后序、后叙、书后、题后)等传统序跋文献,也包括总论(或称总评)、题识(或称题语、识语、题跋)、凡例(或称发凡、例言、弁语)、读法、赠言、问答等泛序跋类文献,实现了作者“要完整全备”的整理原则。

 

《纂笺》对序跋文献辑录超越前人之处主要表现为:一是确立广义的序跋概念,以便最大限度地辑录除戏曲剧本正文外的所有序跋类文献。二是对同一剧作的不同版本序跋全部收录,这对戏曲版本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,也有利于探讨戏曲序跋文献的累积性和变异性。三是将戏曲刊本、选本、稿本,以及见载于众多明清别集、总集、笔记、方志、目录等的序跋文献均予以钩稽辑录,多达4300余条,保证了序跋收录的全面性。四是将同属于“南北曲”类别的散曲、诸宫调序跋收入其中,体现了戏曲序跋所具有的“曲”的完整性。

 

《纂笺》在全面搜罗文献的基础上,进行了规范的整理、精审的考订,体现出很高的学术价值。首先是辑录的准确。《纂笺》对所辑录序跋文献尽可能做到正确无误,主要包括文字辨识和辑录的正确、标点正确和书目版本注录的正确,这其实是一件相当繁难的工作。仅就文字的辨识而言,现存明清戏曲序跋文字有很多是未经整理的抄本,含有行、草、篆等多种今人不易辨识的书体,以及异体字、古今字等文字类型,正确识别绝非易事。通观《纂笺》辑录内容,明显感觉到其文字识别的精准,它极大地弥补了蔡毅《中国古典戏曲序跋汇编》等同类研究成果留下的缺憾。其次是校勘的精严。

 

《纂笺》根据实际需要,在某些序跋文献后出《校》,对所录序跋正文文字疑误之处予以校定或改正,对同一文献不同版本间异文予以说明或补证。所出校记扼要精确,体现了扎实的古籍校勘功底。再次是笺释的审慎。《纂笺》对每一条辑录序跋文献都出“笺”,笺释的内容包括序跋题名的由来出处,序跋的作者的生平行实,序跋题署之后的印章,序跋中涉及的人物、年代等内容,其意图在于帮助读者准确理解序跋的内容,以便更好地使用。这部分笺释文字精要审慎,言必有据,最见学术功力。

 

《纂笺》创变新体,确立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编纂体例,综合考虑了所有的序跋文献和笺释、校订文字,采用了一种非常简明、清晰的结构,将所有戏曲序跋文献合理编排,纂辑成书。《纂笺》将整个戏曲文献划分为“戏曲剧本”“戏曲选集”“曲话曲目”“曲谱曲韵”四大部类;将明清戏曲序跋文献分别归入以上四个部类,每个部类统摄若干剧目或书目,做到条分缕析;在剧目或书目之下列举所统领的序跋文献,在每条文献下附录校订、笺释文字,剧目和书目的排列顺序以其成书的时间为序,堪称层次井然;依据序跋所属的部类以及各部所含文献的时间先后和体量的大小,将全书划分为十四章,做法合理科学。

 

总之,《纂笺》宏富精审,体大虑周,为中国古代戏曲文献辑录、整理、编纂确立了新典范,代表了古代戏曲序跋整理与研究的新阶段。《纂笺》的推出,无疑是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果,推动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重要表现。

 

 

 

(来源:北京日报)